沉迷狗血的大大

放飞自我,专注狗血二百年

【巍澜衍生】【罗浮生×章远】《别动,我不是好人》(一)

一年前

韩沉曾以为,他会带着愧疚与歉意活一辈子,直到再次相遇,罗浮生以枪抵住他的额头,凌厉的眸子里尽是阴狠。他说:“韩沉,当年我不是代你入洪帮,是我自己心甘情愿。”
韩沉看着面前的人,近在咫尺,阳光打在他的前额,刘海儿投下一小块阴影,分明还是那个无忧的少年。
“罗浮生,不管你说什么,这都是我欠你的。”
罗浮生勾起唇角,嘲讽道:“你以为我是为了不让你受苦才故意打败你去的洪帮么?”
“不是吗?”
“不是。”罗浮生笑道:“洪帮能给我的除了随时丧命的风险,还有比孤儿院好千万倍的日子,这些,我七岁那年就知道了。这么多年,让你一直活在愧疚里,无非是想哪天你对洪帮能手下留情罢了。”
韩沉握紧了拳头,眼神空洞而绝望。他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这般心如死灰。“我不信七岁的你有这么深的城府。”
“你信与不信与我无关,只是现在,你输了。”罗浮生说完,拿开抵住韩沉额头的枪,只瞬间,韩沉单膝跪了下来。子弹穿透皮肉没入韩沉的左腿,他怔怔地看着罗浮生,没有眼泪,没有绝望,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恨意和杀意。

一年后

罗浮生看着蜷在床上的人,眉头不由地拧起,那是一张像极了韩沉的脸,只是因为年纪小,稚气未脱,颇有些阳光大男孩的感觉。
那孩子便是章远,一年前与他在那个纸醉金迷的地方结识。他的手下带走了他的同学,他去找人,误闯了罗浮生的房间。罗浮生只看了一眼,便失控地将他抵在门上,眼神仿佛要看穿他一般地问:“你他妈还敢来招惹我?”
章远被他的气势吓得面色煞白,平静了好一会才问:“你是谁?”
罗浮生双眸微动,那个男孩的气息不是他熟悉的气息,他掐住他的脖子问:“韩沉让你来的?”
“韩沉……是……谁?”章远面无血色,看着罗浮生的眼神里都是惊恐。
罗浮生放开他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章远咳了几声,平复了呼吸道:“章远。”
如此不卑不亢的声音引来了罗浮生的怀疑,他打了个电话,随即有人过来带走了章远,不到两个小时,章远的所有资料便都传到了他手里。
海城大学大一学生,父母皆是普通工薪阶层,祖上三代都是农民,根正苗红的社会好青年。

章远误打误撞遇见罗浮生,算是彻底告别了他十八年来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人生。罗浮生以他父母的安危相逼,把章远接出学校宿舍,安排进他临海城大学较近的公寓,自此,便成了韩沉的替身。
罗浮生不是欲望特别强的人,骨子里的真善美还没有完全被洪帮的文化扭曲,再加上他也忙,见章远的日子着实不多,也因此,两个人的每次见面也渐渐变得rou欲起来。
他做的狠了,章远也不抱怨,偶尔低声喊一下“疼”,罗浮生如果能温柔一些算他运气好,罗浮生听不见,他也就受着,从不忤逆了罗浮生的索求。

罗浮生就这样坐在床边看了他两个小时,直到章远醒来,眼睛红红的看着他,显然是对罗浮生的存在感到意外。
“你怎么没走?”他坐起身,身上没有一处不疼,脸上依然镇定。
罗浮生看着他的样子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的地方,我想留就留。”
他把章远压回去道:“再睡一会儿。”
章远推开他下床,赤脚站在地上:“我明天要考试,再看一会书。”
罗浮生知道他的脾气,看上去乖巧,实则倔的很,把自己的拖鞋踢给他道:“去书房,一起。”
章远眸光微动,穿上罗浮生的鞋子,跟着他走去了那个有很多很多洪帮秘密的书房。

评论(19)

热度(2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