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迷狗血的大大

放飞自我,专注狗血二百年

【巍澜衍生】【罗浮生×章远】《别动,我不是好人》(二)


章远安静地坐在罗浮生对面看书,罗浮生翻了一会卷宗,起身时从章远身边走过,附身在他耳朵上亲了一下。章远翻书的手一顿,罗浮生放开他走出了书房。
章远依旧安静地看书,看完又去换了本经济法,罗浮生在卧室的电脑前看着书房的监控。章远除了伸懒腰,换书之外,没有任何小动作。
罗浮生嘴角浮起一抹笑,章远的生活太过于平常,两点一线,每周给父母打一次视频电话,除此之外只剩下看书看书。从不过问罗浮生的任何事,也从不去他的书房,一切都正常地让人怀疑。
他关了电脑,走去书房把章远拎起来压到桌子上问:“还看么?”
章远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:“听罗先生的。”
罗浮生脸上阴霾遍布,看着章远一字一顿地说:“罗先生让你帮他口呢?”
章远沉吟片刻点点头,试探地推开罗浮生,拉开他的拉链。埋下头去的一瞬间被罗浮生拉了起来,章远嘴角勾起一个笑,很淡很淡,淡到罗浮生都没有发觉。他了解罗浮生,因此,他越是讨厌他乖巧顺从的模样,他就偏要乖巧顺从,任他随便捏圆拍扁。
罗浮生无端受了气,狠狠地亲向了章远的唇,霸道地吮吸啃咬,直到两人的嘴里都充满了血腥味才放开他。罗浮生抵着章远的额头,以前他也这样抵过韩沉的额头,不过那时是用枪,现在是用自己的前额。
“你明明可以有正常的人生,偏偏生错了一张脸。”他的声音好听,不再像以前那样冷冰冰的,反倒带了几分怜惜的味道。
“对我来说,现在的人生没有什么不同。”章远说。
罗浮生心里一痛,眼底那短暂的疼惜转瞬即逝,他说:“放了暑假,来公司帮忙吧。”
“我要回家。”章远意识到自己态度强硬,于是换了恳求的口吻问道:“我想回去看看父母,可以么?”
罗浮生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道:“看你表现。”
“我明天有考试……”
“当你生哥是禽兽么?”罗浮生笑起来:“还是你觉得,你生哥对着你,随时随地都硬的起来?”
章远被他的话成功臊红了脸,罗浮生满意地点点头:“欠着好了,考完试,连同这个暑假的,一起补回来。”
章远:“……”这还不禽兽么?

直到章远上了火车,刻意伪装出来的镇定的模样顿时荡然无存。他连背背包都力气都没有了,软软地瘫在位置上,坐在他隔壁的男生戴着耳机听歌,头跟着节奏晃来晃去,声音不大,章远也依然能听到对方嘴里的歌声:“管他头痛不头痛……”
章远被他念叨的头痛,戴上耳机放到最大声,隔绝了外面的一切。刚闭眼就被隔壁的男生拍醒了,对方看着他双眼放光,惊喜道:“章远同学!我!冯豆子啊!营销4班的,我们大课上一起参加过辩论,你还记得么?”
章远毫无印象,冯豆子摘了墨镜,那双眸子神采奕奕,尤其漂亮。他说:“同学!我还去你们宿舍卖过不粘锅,你忘记了么?”
章远突然想起来,那个穿着绿色羽绒服抱着不粘锅去卖的男生不是冯豆子又是谁!“我想起来了,你发展尤东东当下线,一口锅炒到四百多。”
“哪儿啊!”冯豆子解释道:“我们那叫创业,实现共同富裕,哎,你知道么?我们年轻的时候……”
“我知道。”章远打断他:“我们年轻的时候就是在修管道。”
“对咯!”冯豆子呵呵地笑问:“这车怎么还不发?”
话音未落,上来几个警察,直接铐走了冯豆子。
“你们,做什么?”章远有些艰难地站起来问道。
为首的警察出示了警官证:“警察,冯豆子涉嫌传销,同伙统统落网,我们是来逮捕的。”
“警察叔叔!谁传销了啊?你问我同学章远,我是清白的啊警察叔叔,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地抓人,这六月是要飞雪花的呀!”
“闭嘴!”韩沉看了冯豆子一眼,一脚踢过去,让余下的两个同事带走了人。
章远在看到警官证上的名字的时候,有一瞬间如遭雷劈,那是为数不多的时候罗浮生留宿在公寓,梦里呢喃出的名字——韩沉。
他看着自己与韩沉如同双生子一般的脸,心也跟着沉了沉,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着韩沉走。冯豆子的话他一句都听不进去,只告诉韩沉道:“我也是他的同伙。”
冯豆子觉得章远疯了,可是他的话毫无可信度,韩沉不相信他,一同带回去审问。

时隔一年,他再次见到罗浮生,没想到竟是以这样的方式。
罗浮生来的时候很低调,他为章远保释,神色如常。韩沉看着罗浮生,眼里尽是嘲讽,只是罗浮生没有任何前科,即便有也被他以前尽数销毁了。他没有理由抓他,也没有理由阻挡他带走章远。
“罗浮生。”韩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他的名字,只是到了嘴边,就喊了出来。
罗浮生脚步一顿,侧过身看着韩沉,笑道:“韩警官,还有事?”
韩沉压制住自己心里想上前的冲动道:“你我之间的恩怨,不要连累无辜的人。”
章远抬眸看着韩沉,忽地笑了,他从未像现在这样不给罗浮生面子。他说:“罗先生,我是无辜的人么?”
罗浮生拉过他,在他唇上印上一吻,看着韩沉道:“韩警官,你惹我的人不高兴了。”
韩沉顿时脸色煞白,他楞楞地看着罗浮生:“打扰了,罗先生。”
罗浮生笑着揽住章远的腰往外走,阳光刺眼,章远觉得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收紧再收紧,仿佛要掐进自己的肉里。他没敢动,刚到车里就被罗浮生甩进后座压了上去。
“我一早就知道你不简单。”罗浮生的眸子里尽是阴狠,他说:“只是没想到你这么不自量力,敢拿自己和韩沉比。”
“你不过是我的一个玩物,除了你,还会有无数个像韩沉的人爬上我的床。”
“你别太拿自己当回事!”

评论(23)

热度(1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