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迷狗血的大大

放飞自我,专注狗血二百年

【巍澜衍生】【罗浮生×章远】《别动,我不是好人》(六)


章远胸骨骨折,腿部只有皮外伤,脑内的淤血让他失去了十三岁后的大部分记忆,他忘记了如何与罗浮生相识,甚至不记得彼此间发生过什么,除了爱他,他什么都不记得了,连同自己的学生身份。
罗浮生对此很满意,章远什么都不记得,只记得他的这种感觉,让他觉得心里满满当当,洪帮里的事也带来家里处理。直到洪老爷子打来电话:“听说你养了个人。”
罗浮生早知道这一天会来,没想到这么晚,他说:“是啊,叫章远,是个学生,前些日子因为我们之前和白帮的恩怨受了重伤,现在在我这养着。”
老爷子对他的坦白有些意外,准备好的词愣是一句都没说出来,最后只道:“你最好知道你在做什么!”
“七岁那年和您回家之后,我从未忘记过自己的身份。”罗浮生淡淡道。
“最好如此。”
“您注意身体。”
老爷子挂了电话,罗浮生看了看时间,去卧室把章远手里的电脑挪走:“我说作者大大,你都这样了还不忘记更新,我该说你尽职尽责还是说你身残志坚?”
章远搂着他的脖子,蹭了蹭道:“说起来也奇怪,你让我看的专业书我看不懂,你给我看这个小说,我就只想写下去。”
罗浮生:“……”
“我什么时候可以去上学?”章远问。
“伤筋动骨一百天。”罗浮生说:“你给我好好养到年底。”
“我现在好了!”他说着拍了拍胸口,疼的嘶嘶地吸气。
罗浮生要被他气死了,打舍不得,骂也舍不得,索性吻住那张胡说八道的嘴,直到章远乖乖地任他亲吻才放开他。
“你欺负人!”章远看着他,眼睛红了。
罗浮生看着这张可怜巴巴的小脸,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的章远比之前故作坚强的他诱人太多,只是可惜了,能看不能碰。

吃饭的时候,他看着章远乖巧的模样,问道:“哪天我们一起去看看你干爹?”
章远筷子一顿,抬头看向罗浮生:“我干爹?”
罗浮生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道:“不记得了?”
章远点点头,眼里闪过一丝失望,他问道:“我干爹是谁?我有父母,怎么还会有个干爹?”
罗浮生笑笑:“谁知道呢?章天明应该对你不错,也许和你父母关系比较好吧,不然怎么会认了个干爹?”
章远放下筷子,想理清思路,无奈怎么都理不清。现在什么都不记得,反而让他变得更加谨慎起来,他为什么会在罗浮生身边,他究竟想做什么,他到底是个什么身份?这一切都无从得知,让他不由地有些头疼。
罗浮生看他这幅样子,想抽自己两巴掌,不忍心地走过去,拉起章远坐在自己腿上道:“好了,宝贝儿,吃饭,不要想了。”
章远支着头,这种失忆的感觉很不好,他完全听不见罗浮生在说什么,只是呆呆地望着桌子上的饭菜失了神。
“让老公喂你?”罗浮生夹起一块酥鱼喂到他嘴边,章远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后,脸慢慢地红了。
他企图从罗浮生身上挣扎起身,无奈根本没那个力气,于是软软地靠在罗浮生身上,小声道:“你抱的太紧了,有点疼。”
罗浮生闻言一下放开了他,让他好好地坐在椅子上,马上就要给谢南翔打电话,章远哈哈大笑笑到胸口真的疼起来。
罗浮生被他弄的一个头两个大,一会紧张,一会安心,被耍了的大当家只好摇摇头:“这次先记账上了,等你好了,看老子怎么收拾你!”
章远不说话,只是笑,罗浮生看着他笑起来的模样,只觉得心里暖暖的,他的脸上似有阳光,笑起来总有穿透人心的力量,让他那颗常年冷硬的心也跟着柔软起来。
他伸手抚上章远的脸,怜惜道:“以后,也记得这样笑。”
“你喜欢啊?”章远没心没肺地笑道。
“很喜欢。”他把章远的脑袋压在胸口。

章远大大不是个能安分的主儿,在家待着总觉得无聊,想去逛街,罗浮生又不愿一起去。问题不是罗浮生懒,是他长这么大就没逛过任何人多的地方,章远不依,偏要出去玩。罗浮生不想他不高兴,带他去了奢侈品一条街,那里人少,不会挤到他。只是,他没想到自己会在那里遇到韩沉,以及韩沉身边的,魅惑十足的男人。
“这么巧?”罗浮生牵过章远的手与韩沉打招呼:“不介绍一下?”
“执法呢,改天有时间聊。”
“你一个人,单枪匹马执法?”罗浮生问。
“一个无赖而已,用得着兴师动众么?”
“无赖还惊动韩警官?”
“谁是无赖了?”沈面道:“我约你你不出来,我只好出此下策咯。”
“你他妈这是违法的!”韩沉没好气道:“威胁恐吓店员,你有没有点常识?!”
“我巴不得你把我抓走啊!”沈面说:“抓我呀,抓我呀!”
章远皱了皱眉毛问:“你们三角恋?”
罗浮生、韩沉:“……”
沈面笑起来:“小兄弟,怎么说话呢!不过,我也同你一样,觉得他们关系匪浅。”
章远看向韩沉,笑道:“警官,我们长得真像,如果不是我知道自己是独生子,都要以为您是我哥哥了。”
韩沉惊讶地看了看章远,又看了看罗浮生,罗浮生把章远拽进一点道:“出了点事,他失忆了。”
沈面:“这么狗血?”
韩沉担忧地看向罗浮生:“你们?”
“韩警官,正式给你介绍一下。”罗浮生看着章远,笑道:“这是我爱人。”
章远没想到罗浮生如此直接地说出这句话,有些意外地看着罗浮生,心里又泛起丝丝的甜。他眼下不清楚韩沉与罗浮生的关系,但是骨子里却忍不住去附和罗浮生,他对韩沉友好地伸出手:“你好,我是章远。”
韩沉看着那双手,握上去,摸到指尖上的茧,防备地看向章远。章远对他笑笑,随即抽回手。沈面小声道:“你现在掰回一局还来得及,我在你眼前不用白不用。”
“滚!”
沈面摸摸鼻子,听到罗浮生说:“失陪。”
韩沉看着那两个背影,怎么看怎么和谐,但是一想到章远指尖的茧,心里的担忧渐深,那是经常用枪的人才有的痕迹。
难道,罗浮生就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么?

PS:我想说:大家看到的线索可能不是线索,猜到的发展方向可能不是发展方向。结局在我心里,等着发出来你们恍然大悟,可能想打死我的那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评论(22)

热度(136)